返回顶部

新四军老战士耿志文逝世 火化后找到70余年前弹片

http://www.scol.com.cn  (2017-08-29 08:25:20)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林霜  

耿志文生前与妻子蔺芳苏合影

蔺芳苏向记者讲述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陈昊 摄影 杨涛)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弹片,弯曲着,从骨灰中露出来。弹片整体发黑,透着一丝冷光,放在石台上,“叮”一声脆响,四周发出人们的哽咽声。

抗日战争末期一次战役中,这枚弹片射入耿志文的体内,70余年来一直没有取出。

2017年8月21日,四川省最后一批新四军战士之一、成都市经信委离休干部、原成都市轻工局督导员耿志文逝世,享年89岁。两天后,遗体火化,家属从耿志文的骨灰中找到了这枚跟随他70余年的弹片。

12块弹片遗留体内70余年

8月23日早上8时过,成都东郊殡仪馆,耿志文遗体火化完毕,3名工作人员手持刷子,在骨灰中仔细搜寻一种特殊的金属残片——遗留在耿老体内70余年的炮弹残片。

根据家属指引的位置,工作人员搜寻了一遍,并没有找到弹片。重新寻找时,工作人员发现了一丝金属光亮,找到一块大部分已经发黑的弹片。“这枚弹片跟了老人家七十几年,见证了他七十几年的经历,也折磨了他七十几年。”耿老的子女在父亲火化前就向殡仪馆提出了寻找弹片的请求,他们想还原父亲的戎马生涯,也想把弹片带回家里留作纪念。

“上个世纪末,在医院照过片,老人家的腰臀部位置,共有12块弹片,由于太小,无法取出,就一直跟着他。”找到的这块弹片呈不规则的圆弧状,最长的部分约1厘米,另外11块弹片由于体积太小,加上高温火化的作用,最终没有找到。

耿老的妻子蔺芳苏已经记不清这12块弹片的具体来历,“他和我说过,是抗日战争末期的一次战役中,炮弹炸的,腰部和臀部‘炸开了花’,当时如果不是往前迈了一步,就牺牲了。”在耿老的家中,留着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建军85周年纪念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荣誉证书》等,厚厚一摞,其中一本《残疾军人证》中写道:“耿志文,因战残疾;残疾等级:六级。”

耿志文生前在医院留影

14岁参军抗日左臂曾被子弹击穿

战争时期,耿老体内远不止12块弹片。“大的弹片在负伤时就取出来了,留在体内的那12块弹片,因为太小,没办法取,就一直没动。”在耿老生前,蔺芳苏最怕阴雨天,“季节交替,阴天下雨,他就老摸着弹片遗留的部位,说疼,自己喘几口气,也就不管了,后来就疼习惯了。”

在蔺芳苏的眼里,丈夫耿志文是极其刚毅的人。1942年,14岁的耿志文加入新四军,随军抗日。1943年,在江苏盐城,耿志文带队渡江侦察日军炮兵阵地军情,完成任务返回途中遭遇日军阻击,枪林弹雨中带领战士归队,被上级组织评为优秀分队长,受到陈毅夸赞,陈毅夫人还特意奖励耿志文银元一块。随后,耿志文在抗日战役中多次负伤。解放战争时期,耿志文先后参加了孟良崮战役和开封战役,在攻入开封城时,他左大臂被子弹直接击穿,随后被炮弹片击中,摔下城墙,头部严重受伤,昏迷了一个月才醒过来。由于作战英勇,耿志文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1956年,耿志文被中央军委总后勤部授予解放奖章。“他头部、手臂、腰部、臀部、大腿,都受过伤,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

建国后,耿志文历任西南军区后方医院政治处干事、指导员、西南军区军需管理局、五零八厂一级主办助理员、总支书记,总后勤部五零二厂总支书记,成都温江专区都江煤矿总务科长,温江地区物资局办公室主任、革委会主任,温江地区工业局和成都市第一轻工业局副局长。“我们1957年结婚,离休之前,两个人都忙工作,在一起的时间还没有分开的时间多。”蔺芳苏说,耿老有71年的党龄,生命的最后时刻,躺在病床上的耿老委托子女向党组织交去了最后一笔党费。

8月28日下午,耿老的家中,他的子女围坐在一起,讨论那块陪伴父亲70余年弹片的保存事宜,白纸上的弹片已经氧化,已呈黑灰色,阳台玻璃洒下的阳光照着它斑驳的表面,愈发显得老而弥坚。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