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成都市给基层“松绑”推进职能归位

www.scol.com.cn  (2018-02-02 09:04:26)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林霜  

  这几天,成都市武侯区火车南站街道办事处高攀桥社区党委书记吴阳春颇为忙碌。为了安排好今年的公服资金预算项目,连日来他对接了好几家社会组织。“以前是钱花不完,今年是钱不够用。”吴阳春说,去年公服资金的利用率只有60%,但今年的预算已经用完,且每个项目都与社区居民的需求有关。

  公服资金使用率大幅提高,得益于社区服务职能被激活。去年9月,成都提出要剥离街道(乡镇)招商引资职能,取消对街道(乡镇)的经济指标考核。剥离经济职能后,街道(乡镇)能否聚焦主业,“轻装上阵”?

□本报记者史晓露

  剥离街道经济职能 做强服务主业

  最近,火车南站街道又签下几个大单。总部落户在该街道的新希望集团决定再投资10亿元在这里设立化工投资总部。此外,两家企业的金融总部项目也落户于此。

  促成项目落地的不是街道办事处,而是办公地点设在街道,但又独立于街道运行的企业服务中心。该中心主任周建文介绍,企业服务中心是武侯区投促局的延伸部门。

  过去,这项招大引强的工作直接由街道承接,效果事倍功半。“招商引资工作的专业性很强,需要研究区域产业、了解产业配套政策等,因此必须由一个专业的部门来负责这项工作。”周建文说。

  与此同时,街道剥离经济职能后不再有考核压力,也更能把精力放在统筹社区发展、组织公共服务、实施综合管理等职能上。“我们刚完成了1906军民融合创意园区的打造,让这一带的环境风貌得到了极大提升,附近居民的幸福感也增加了。”火车南站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马扬说。

  其他区(市)县也在积极探索。锦江区从2008年开始进行探索街道管理体制改革,新设置5个区级产业功能区承接从街道剥离出来的经济职能。

  不过,让街道转职能并非一蹴而就,需要经历一个逐步过渡的过程。

  改革事权 让政务服务与自治服务分离

  长期以来,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向街道延伸,街道又向社区摊派事务,为此一些社区出现了“小肩膀挑大担子”的局面。对此,一些社区书记苦不堪言,“大小事务具体负责落实都在社区,哪儿还有精力搞基层自治。”

  为解决这一困局,去年12月底,成都市明确,要规范事权下放准入,相关职能部门向街道(乡镇)下放行政权力和责任事项,必须报区(市)县委社治委批准。同时,街道(乡镇)不得将职责范围内的行政事项转移给社区自治组织承担,从而促进社区自治职能归位。

  对此,成都信息工程大学文化艺术学院副教授、社会工作专业硕士生导师代曦认为,只有让政务服务与自治服务相分离,才能让社区职能归位。“社区居委会实际上是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其目的是要实现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但长期以来社区居委会成了政府的办事部门,承担了大量的政务服务。”

  政务服务如何从社区分离?从2014年起,武侯区通过改革事权,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由社会组织承接政务服务和公共服务项目,从而为社区减负。如今下沉到社区的139项政务事项都实现了社会化服务。

  “做好社区服务必须动员更多社会力量参与。”代曦建议,社区两委应当搭建平台,发动院委会、志愿服务队伍、驻区单位、各类社会组织积极参与社区治理。

  在高攀桥社区,上百平方米的社区综合文化服务站刚刚建好。“过去搞社区服务缺少载体,现在平台搭建好了,社区的各种文化队都可以到这里来开展活动。”吴阳春说,他们还引入了专业的教育培训机构,托管社区的孩子。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