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金堂:散居孤儿有“娘”呵护

www.scol.com.cn  (2016-05-24 21:27:16)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侯雯雯记者 方炜  

四川在线消息(四川在线记者 方炜)在一个人成长的过程中,父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没有父母的孩子如何健康成长?

据民政厅统计,我省目前有孤儿3万余人,其中散居孤儿2万余人。这些失去了父母保护的孩子,大部分由其亲属作为监护人抚养长大。有别于福利机构抚养的孤儿,这些由亲属抚养的孩子被称为“散居孤儿”。

目前,我省21个市州、183个县(市、区)都依托现有福利机构成立了儿童福利指导中心,专门为散居孤儿提供服务。

散居孤儿的日子过得好吗?他们成长过程中有哪些困惑?遇到困难如何解决?在“六一”儿童节来临之际,连日来,记者走访金堂县,探访儿童福利指导中心与这些孩子的互动联接。

四级巡访

遇困难有人主动上门帮助

空荡荡的屋子里,一张床挂着粉底白点的蚊帐,特别显眼。这是成都市金堂县栖贤镇岳公村孤儿小丹的房间。“其实是她小姨的房间,两层6间房,她非要挤着跟小姨睡一间。”小丹的外婆胡修先笑呵呵地说。

年仅18岁的小丹,已经经历过与同龄人完全不同的人生——在她10岁到13岁期间,发生了一系列变故:10岁,父亲意外去世。11岁自己突发疾病,至今仍一条腿长一条腿短。13岁,患有癫痫的母亲去世。“她小姨是我领养的孩子,只比小丹大5岁,两个人从小就谈得来。要不是国家政策好,我们老两口光靠种田怎么养得活这两个娃娃。”胡修先说。

2012年,我国开始对孤儿发放基本生活补贴。经过两轮提高标准,目前,我省散居孤儿最低养育标准为每人每月748元。对于胡修先来说,这笔钱已经足够小丹的基本生活开支。

记者看到,胡修先的门上有一张社会分散供养孤儿巡访联系卡。联系卡上,小丹的家庭住址、监护人姓名、巡访人的联系方式和消防、医疗应急电话等都一一写明,以便这些孩子所在家庭遇到突发情况能紧急求助。同时,巡访人信息还在乡镇民政办、村(社区)公开栏等醒目位置予以公示,接受社会监督。“哪里用得着我们打电话哦,乡上、村上随时都打照面,什么情况都反映了。”胡修先说。金堂县儿童社会福利指导中心、栖贤镇、岳公村都会定期不定期地来家里关心小丹的情况,有什么麻烦在各级巡访中就说了,根本不需要自己主动求助。

在《金堂县社会分散供养孤儿安全监护的通知》中,除了明确建立县、乡镇、村(社区)、组四级联动巡访机制,还明确要求巡访人员收集、统计、审核、上报孤儿信息,协调和维护孤儿的合法权益,做好危机干预、家庭监护随访、开展心理疏导和情感支持等。目前,当地组建巡防人员61人,并按照每名孤儿每月10元的标准对巡访人员予以交通补助。

除了金堂,其他各地也在开展类似服务。如巡访人员在绵阳市被称为儿童福利督导员。2015年以来,绵阳市儿童福利督导员对全市600余名孤儿开展访谈、督导930余人次,随时跟踪掌握孤儿在家庭、学校和社区的基本成长情况。

购买服务

让孤儿觉得自己和普通孩子一个样

小刚坐在一整面墙都是书架的宽敞明亮的房间里,静心享受着阅读的时光。这里是金堂县官仓镇馨园公益服务中心,有专为孩子提供的教育保护、心理疏导、生存保护等服务的地方。

去年夏天,馨园公益服务中心专门为散居孤儿和事实孤儿(父母虽然健在,但因为客观原因没有抚养孩子)组织了一次夏令营。除了小刚等散居孤儿和事实孤儿,夏令营还邀请了本镇一些普通家庭的孩子。“就是为了营造让这些孩子觉得自己和普通孩子一样的感觉。”该中心负责人廖绍芬说,这几天,又有孩子的亲属在问,今年还开展夏令营不。

金堂县以全县110所村(社区)日间照料中心、963个互助养老点、26个留守儿童之家为载体,组织孤儿就近开展周末辅导班、寒暑假兴趣班等活动,对孤儿进行临托照料、学习辅导、文娱活动、心理慰藉等服务。

目前,在赵镇泰吉社区、官仓镇红旗村和双新村、三溪镇明月村等村(社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引入社会组织,向孤儿、弃婴等9类困境未成年人提供动态监测、生活救助、心理疏导、监护指导、日间照料等服务。当地还借助工会、妇联、团委等社会力量,为散居孤儿提供医疗救助、临时救助、公益慈善、社工帮扶等帮扶。“有效提升了困境未成年人保护服务水平。”金堂县老年协会办公室副主任郑庭东说。

无独有偶。绵阳江油市也在各村(社区)建立了440个儿童服务福利“观察站”,并在有条件的村(社区)聘用一批有爱心和儿童心理、护理专业的人担任儿童福利督导员,开展养育保障服务。

发动志愿者

福利妈妈弥补缺失的母爱

今年春节期间,金堂县副县长周海燕、钟成基和孤儿杨小龙一起吃了顿团圆饭。饭桌上除了调皮的小龙,还有他的福利妈妈何晓红。

为了弥补孤儿缺失的母爱,成都金堂县儿童福利指导中心专门征集了60名“福利妈妈”,对县域内的散居孤儿进行“一对一”或“一对二”的爱心帮扶。“这些妈妈全是志愿服务,有些妈妈还自掏腰包带孩子出去旅游。”郑庭东说。

何晓红是金堂县某事业单位职工。自从当上了福利妈妈,一有空闲,她就和丈夫、儿子一起去杨小龙住处看望他。“我儿子比他大两岁,成绩比较好,可以顺便帮小龙补习功课。”何晓红说。

哪个福利妈妈“对”哪个孩子,这是有讲究的。“孩子是独特的,要求我们对他们的关系也必须根据他们的个性来。”栖贤镇副镇长吴世松介绍说,比如小丹的个性较为文静内向,但她内心却有一股自立自强的劲,福利妈妈就会跟学校沟通,避免其他孩子因为她的残疾给她起外号,但学习就基本不用怎么操心,而小龙性格比较外向,不太静得下来,福利妈妈就会给他营造更多一些学习的环境。

如今,60名“福利妈妈”经常组织活动,彼此交流带孩子的经验。她们也采取随机抽查的方式,检查孩子的生活费是否及时到账等问题。“儿童福利指导中心不仅要保证孤儿的身体健康,更要关注他们的内心世界,保障他们幸福、快乐、健康成长。”四川省民政厅副厅长刘家鹏表示。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新闻24小时排行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