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博物馆新展将启:牵出一段300年前中日瓷器的贸易角力

2020-06-29 08:50:25来源:红星新闻编辑:林霜

7月3日,成都博物馆新展“竞妍:清代中日伊万里瓷器特展”将在成都博物馆三层临展厅面向公众免费开放。展览中,168件/套中日伊万里风格的瓷器将“盛装”亮相,清丽的“柿右卫门”风格,富丽华美的“金襕手”瓷器,以及将青花矾红描金装饰手法发挥到极致的“中国伊万里”,串联起中、日伊万里瓷此消彼长的百年兴衰历程,见证着17、18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西技术与文化交流融合。

融合中日审美的瓷器如何征服欧洲?工匠精神如何在瓷器上体现得淋漓尽致?7月3日,成博即将讲述这场300年前中日伊万里瓷争相竞妍的故事!

机遇和远行

日本伊万里瓷走向世界

“伊万里瓷”特指17至18世纪日本受中国景德镇陶瓷风格影响所生产的瓷器,因其从日本伊万里港装船外销而得名。

16世纪,日本著名政治家丰臣秀吉痴迷茶道,“高丽茶碗”不仅引发了日本国民的推崇,也引起了丰臣秀吉对其出产地朝鲜的极大关注。在庆长之役中,丰臣秀吉出兵朝鲜,俘获了一批精通各行各业的工匠,其中便有一位擅长烧瓷的工匠李参平。李参平遍访佐贺藩各地,于1616年在有田地区发现了制作上等瓷器所需的原料——瓷土矿。从而改写了日本陶瓷的历史。

明末清初,中国瓷器生产大幅减少。海禁令的颁布更是令瓷器外销停滞,面对中国瓷业的萧条,其时作为东西方瓷器贸易纽带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将触角转向了日本,希望用日本瓷器代替中国瓷器以满足欧洲及其他地区的需求。

五彩描金松鼠葡萄纹盖罐(产自日本有田地区)

抓住这一机遇的日本,正式拉开瓷器外销的大幕。从取材于中国青花瓷的布局图案,到充满和风色彩的“柿右卫门”瓷器,再到融入日本和式审美和欧洲洛可可艺术风格的“金襕手”瓷器,日本伊万里瓷在用色、构图、题材等方面迎合着欧洲市场,同时并未放弃自身文化和民族特质,反而让伊万里瓷更显得个性鲜明,在清雅与热烈之间巧妙寻得平衡,风靡欧洲各国。

模仿中超越

中国伊万里瓷的“崛起之路”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国内局势安定下来,海禁政策解除。各国的商船重新汇集于港口,原本凋敝的窑炉复又燃起窑火,但海外市场发生的新变化却令景德镇的陶工们倍感惊讶。在景德镇瓷业中断的短短几十年中,隔海相望的日本凭借华美的五彩瓷器,已成为了欧洲市场最大的瓷器出口地。为了夺回市场,景德镇很快开始借鉴日本“古伊万里”风格,烧造“中国伊万里”瓷。

“中国伊万里”瓷在装饰水平和瓷质上优于日本瓷器,并能以更便宜的价格参与市场竞争。同时,景德镇已更加娴熟地掌握了西洋绘画技巧,更具欧洲市场潜力的粉彩瓷闪亮登场。中国瓷器仅在1750~1755年的5年间便向瑞典出口了1100万件瓷器。粉彩的烧造使得日本伊万里瓷随之在18世纪中期逐步减产乃至停烧,在经历了近百年的嬗变沉浮后,最终落下帷幕。

青花矾红彩描金花卉纹扇形盘(产自中国景德镇)

欧洲风尚,中国制造

欧洲贵族如何成为陶瓷界的“带货王”

17至18世纪,欧洲人认为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神秘而富庶,是人间天堂般的所在,对中国的赞美和向往使一股“中国风尚”席卷欧洲。法国人甚至给这股风潮起了个专有名词叫“Chinoiserie”。关于东方的一切传奇色彩,让欧洲贵族心驰神往。而作为最具代表性的东方物品,瓷器更被视作“白色金子”。

青花矾红彩描金徽章纹盘(产自中国景德镇)

奥地利美泉宫里有摆满了中国青花瓷的房间;葡萄牙桑托斯宫中里有超过260件明清时期中国青花瓷作装饰的天花板;波兰国王奥古斯都则坦陈自己患有“瓷器病”……除了欧洲贵族之外,像蓬帕杜夫人这样的社会名流也对中国瓷器情有独钟,认为会客厅如果没有几件中国瓷器,会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

纹章瓷,是一种特殊的定制瓷。欧美国家的皇室、贵族、家族或组织会将纹章烧制于瓷器之上,进一步彰显他们的身份地位。为满足欧洲市场多样化的需求,东方瓷商们还会根据外商指定的造型与纹饰,“量身定制”瓷器。“欧洲风尚,中国制造”,象征身份与荣耀的纹章瓷,也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与碰撞的见证。

青花矾红彩折扇花卉纹将军罐(产自日本有田地区)

从中国的景德镇到日本有田,从中国技术到日本风格,从朝鲜陶工到荷兰商人,百年来的中日伊万里瓷相互借鉴、相互影响,也相互超越,世界各地的文化交织融汇在一段此消彼长的全球瓷器贸易故事中。

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胡敏娟 图片由成都博物馆提供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