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商未果 汞超标9000倍的涉事美容产品生产商“成谜”

2020-07-21 10:52:27来源:红星新闻编辑:林霜

四川田女士在使用美容产品几个月后,出现乏力、失眠等症状,后去医院检查被告知“汞中毒”,经相关权威机构检验,田女士使用的一款名叫“噬黑霜”的美容产品,汞项目不符合《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要求,其汞含量达到9453mg/kg,远超“≤1”的技术指标(红星新闻曾报道:52岁女子被诊断为“汞中毒”,使用的美容产品检测出汞超标9000倍)。

小龚的母亲田女士坐在沙发上

不过,“噬黑霜”的瓶身及包装未注明具体生产商。田女士儿子小龚曾在网上发帖质疑,涉事“噬黑霜”产品与此前在美容院购买的“馨美琪”美容产品有关,希望生产厂家能站出来解决此事。7月20日,“馨美琪”商标拥有者——山西美尚美美容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产品生产的一位王姓负责人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涉事“噬黑霜”并非他们所生产的产品,他们也不知该产品是哪里生产的。

7月20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武胜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大队相关负责人,对方称:“此事我们正在按照法律法规,依程序办理中。”

【1】

协商未果

7月20日,小龚告诉红星新闻,其母亲使用的化妆品被检测出汞超标9000倍一事经媒体报道后,涉事的广安市武胜县“馨胜源美容中心”的李姓负责人曾联系他,称相关负责人从成都过来,让他到武胜协商解决此事。他第二天赶到武胜见到了从成都来的潘先生,对方还有一名律师陪同,“他(潘先生)说他是代表山西美尚美(美容服务有限公司)的”。

小龚说:“在沟通过程中,他们说让我母亲先去治疗,医院开具相关票据,到时候他们给钱,我说可以;他们又让我说其他诉求,我说我母亲是使用他们的产品出现的问题,希望他们能给一个处理解决的方案,但他们也没提方案,结果就一直没有谈好。”

小龚说,7月20日上午,潘先生和他原本约在达州渠县协商相关事情,但当天双方并未能见面。“我喊他们在茶楼见面,他们不来,说在酒店见面,最后说半个小时我不过去,就下次再谈。”小龚说,他最后没有去对方所说的酒店,之后,潘先生也没有联系他。

【2】

哪里生产的?

小龚说,涉事的“噬黑霜”美容产品,并没有标明生产厂家。小龚提供的他曾在涉事美容院拍摄的美容产品宣传画册显示,画册封面印有“产品价目表、馨美琪”等字样。在宣传册正文内容的“璀璨无暇系列”页面,包括“x-02”和“x-02A”两个编号,其中编号“x-02”叫“智能奇迹组合套”;编号“x-02A”为“黄褐斑调理包”,该“调理包”内的组合产品包括“噬黑霜”“修复冰晶”等。

 

小龚称,这是此前在美容院拍摄的宣传册,内页中有提到“噬黑霜”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在“璀璨无暇系列”页面的下方,印有“黄褐斑调理包”图案和一套打开的写有“馨美琪”字样的美容产品图案。其中,“黄褐斑调理包”图案与小龚母亲此前使用的“黄褐斑调理包”外观极为相似。

小龚称,这是之前购买的装“噬黑霜”等产品的“黄褐斑调理包”

公开信息显示,“馨美琪”品牌系山西美尚美美容服务有限公司通过国家注册的商标。7月20日下午,红星新闻根据“天眼查”查询到山西美尚美美容服务有限公司公开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在了解情况后表示会给相关负责人反映。

之后,一位自称负责该公司产品生产的王姓负责人给红星新闻记者回电,称馨美琪系列是公司生产的产品,相关产品在国家相关部门都备案可查,而小龚所反映的“噬黑霜”产品,并不是他们所生产的产品,他也不知道该产品是哪里生产的。

此前,红星新闻前往涉事美容院采访时,对于涉事美容产品的具体来源,工作人员也未向记者清楚说明。红星新闻检索发现,近年来关于美容产品被曝出汞超标的情况时有发生。小龚母亲所使用的“噬黑霜”美容产品被曝出汞含量超标9000多倍后,网友也希望相关部门能对此事查清楚,保护消费者的权益。

7月20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武胜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大队相关负责人,对方回应称:“此事我们正在按照法律法规,依程序办理中。”

【3】

敲诈100万?

上述山西美尚美美容服务有限公司的王姓负责人称,他们知道小龚此前在网上发相关视频抹黑该公司产品,公司曾找到四川代理商潘先生了解过事情经过,被告知小龚此前曾提出索要100万元的赔偿,“这属于敲诈勒索,喊他带他妈妈去看病,他不去,就只要钱”。

7月20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希望通过上述王姓负责人联系到潘先生了解相关情况。王姓负责人之后给红星新闻回电称:“他(潘先生)不想说(接受采访),他说就是因为(小龚)要100万不成之后,就上了新闻(被媒体报道)。”记者问“潘先生是否是代表厂家与小龚协商”,该王姓负责人说:“没有这回事儿。”

对此,小龚解释称,他前期跟代理商潘先生并未联系过,也没有对方联系方式,而关于100万元,是他此前在跟美容院负责人电话联系时,自己希望对方能给出一个解决方案,但对方让自己提诉求。

“我当时说了句‘你不要喊我提诉求,你要拿出你们的解决方案,你喊我提诉求,我说100万,你们也不得干’。”小龚说,自己当时只是在电话里随口说了这样一句,是希望对方能主动给出一个解决方案,自己并未敲诈勒索,在后来当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组织的正式协商过程中,自己也是在咨询律师后提出的赔偿15万元,但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

而对于为何不带母亲去医院治病一事,小龚说,是担心母亲在排汞治疗后导致相关证据缺失,所以母亲迟迟未前往医院治疗。接下来,他会尽快带母亲前往医院接受治疗,也希望这件事能尽快结束。

红星新闻记者 王超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