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图书馆里看“扉页情书”

2019-11-18 09:56:59来源:四川在线编辑:林霜

短短两个月,共享图书馆已经募集到4000多本图书

在捐赠的各类型书籍中,大部分书的扉页处都有来自捐赠者对于此书的想法

这两面顶格书柜的书都是募集来的图书

■天府早报记者冯浕

共享经济正在深入到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如今这股共享风潮已经吹到了图书行业。从无人值守的共享图书柜到共享图书APP再到共享图书馆,“共享”正在让阅读变得越来越便利。近日,天府早报记者来到位于成都高新区天府大道南段一所共享图书馆打探,“刚开始发起捐书活动时只有200人参加,募集到了几百本书,但是现在已经增加到了4000余册书籍。”联合创始人之一陈柳影介绍说,“我们的共享图书都是无人值守的,未来还打算特别开辟一个信任书架,以书易书,分享幸福。读者可以带上任何一本自己喜欢的书,换取信任书架上的任何一本书。”

有人拖着行李箱来捐书

两个月募集4000多本图书

天府早报记者了解到,这所共享图书馆是由3个“95后”合伙创办的,“我们都喜欢看书,于是有了办一个图书馆的想法。”本科学习口腔医学专业的陈柳影,去上海做了半年记者后又爱上了设计,于是到英国拿下了研究生毕业证,“我是绵阳人,最后还是想要回到老家四川。”人在英国就开始和朋友构思图书馆的她坦言,“我们三个都希望能够打造出一个以创造为核心的空间,鼓励来自各地的人们去交流、共享自己的想法,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人。我们都喜欢看书,所以决定以书籍作为思想交流、碰撞的文化载体。”3个年轻人今年8月联系到了成都爱思青年公益发展中心,9月1日终于如愿共同推出了名叫“子集x爱思图书馆”的共享图书馆。

“这两面顶格书柜的书都是募集来的图书。”陈柳影向天府早报记者介绍,“我们最早是和读书社群的朋友一起在新媒体上发起的社会招募,当时募集了有400多本图书,没想到短短两个多月,募集的图书已经有4000多本了,我们经常会遇到读者自己拖着一个行李箱来到这里捐出自己的爱书。”

不同于传统的以租、借为主要运行方式的共享图书馆,在这里是以想法的互换、共享为主。“在捐赠的各类型书籍中,大部分书的扉页处都有来自捐赠者对于此书的想法。”陈柳影表示,“文化的核心就是要相互包容,捐书者在扉页上写下了看法,作为一个新的阅读者看到了这些标注,其实在捐赠者和阅读者之间就已经实现了不同个体之间的独立想法的一个交流。”

推出“扉页情书”模式

未来想开辟信任书架以书易书

爱思青年的创办者周玉亮表示,“每一本书都有自己的生命,因为阅读,每一本书又在读者手中获得新的生命,因为传递,一本本书又把本不相关的个体连接起来。”而这也正好切合陈柳影和朋友们的想法,“我们希望这个图书馆可以思考、交流、阅读、分享。”

“阅读,是一件孤独却幸福的事。因此我们的共享图书都是无人值守的,读者可以在这里不受打扰地安静阅读。”陈柳影介绍说,图书馆特别突出了“扉页情书”的宣传,捐赠者可以留下自己和书的故事,“可以将故事和想说的话写在扉页上,然后捐赠给我们,让你的思考和感动,传递给下一位阅读同一本书的朋友。这是一种美好的阅读接力,也是一种温暖的人文关怀。”陈柳影介绍说。

此外,未来图书馆还打算推出“以书易书”的模式,“我们打算特别开辟一个信任书架,以书易书,分享幸福。读者可以带上任何一本自己喜欢的书,换取信任书架上的任何一本书。”

目前图书馆还与一些在售的未开封图书,“随着募集的图书越来越多,我们会进一步细化捐书和借书的细则流程,未来我们考虑可能会做一个扫码免费租借,读者交一些押金,就可以随时把自己喜欢的图书带回家慢慢看了。”陈柳影表示。

调查

街头有自助借阅设备消失?

开发者已暂停服务

除了这种实体共享图书馆,成都街头还有一些自助借阅设备,通常分布在街道、小区、商场等不同网点,通过实名注册和缴纳押金,在一定时限内可借阅书柜里的图书。作为公共图书馆的补充,这样的自助书柜也被称为“共享书屋”。据媒体报道称,此前成都街头的共享书店,主要有小新书屋与文轩云图两家。据小新书屋此前介绍,2017年4月,小新书屋第一个试点在成都恒大西锦城建成。2018年3月,已在成都铺设了53个点位,并计划2018年在全国投放1000台共享书屋,其中成都600台,北上广深各100台。

不过,今年7月,成都街头有的“小新书屋”被曝不见踪影,“没有归还会有欠款,现在99元押金只剩15元。”一位经常在书屋借书的市民徐女士表示。因为一直找不到书柜,她的书已经超过借阅时间。按照此前小新书屋的规定,超过15天,每日需要缴纳0.5元管理费。虽然有找不到归还点位的烦恼,徐女士还是认可这样的模式,“去年借了不少书,环保便捷。”据了解,小新书屋不仅可以借阅,还能够在读者之间共享图书。陈女士就曾将家里的闲置书通过扫码共享图书,3个月时间,收获了200元的“读书券”,可用来继续借阅图书。

10月12日,天府早报记者通过微信关注了小新书屋的公众号,然而点击小程序,其显示“开发者已于2019年7月10日暂停小新书屋小程序服务”。在公众号“关注我们”栏目下,介绍称该书屋是智能书屋+APP+大数据,是由“成都草堂书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提供的。随后记者又试图拨打该公司以及书屋的服务热线,但始终显示忙音,无法接通。

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2019年9月29日有一份失信被执行人详情,被执行人正是“成都草堂书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被执行人应支付货款669036.41元及利息,而“被执行人的履行情况一栏”显示“全部未履行”。经营风险一栏显示,今年4月11日有一条异常,作出决定机关为“武侯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