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看门道⑦|蒲江县铁牛村:“新老村民”携手 打造田园生活度假社区

2021-06-29 17:53:07来源:四川在线编辑:熊珮

四川在线记者 陈昊/文 杨树/图片、视频 甘翠/制图

小桥流水,绿草茵茵,一排排徽派风格的农居坐落于丑橘林间。6月21日下午,成都市蒲江县西来镇铁牛村,天气晴朗,村民陈飞正在为几名游客讲解,不时擦去额头冒出的汗珠。

近几年,陈飞家的收入增多了,因为村里陆续来的50余位“新村民”。

“他们来自北上广深等地,涉及很多行业,心中都有一个田园生活梦想。”海归建筑师施国平是最早来的“新村民”,受蒲江县政府邀请来铁牛村负责总体规划。

10年间,施国平从繁华大都市到蒲江的田间地头,从明月村到铁牛村,和新村民和老村民一起,开启了一场关于乡村振兴、城乡融合和社区营造的试验。

如今的铁牛村,已成为许多人承载乡愁的“诗与远方”,正努力建设展现乡村生态之美、生产之美、生活之美、生命之美的田园生活度假社区,生动诠释公园城市的最美乡村表达。

01

人才聚集 “新村民”的乡村试验

来到铁牛村之前,31岁的范文昊是上海一家社会创新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收入肯定和在上海时肯定没法比,但我来这里当村民,肯定是‘利己’的。”3年前,范文昊来到西来镇,想过一种田园牧歌式的生活,“衣食住行各方面的返璞归真,把自己当做一个样本,做一个实验。”范文昊来到铁牛村后,任麦昆塔社区公关商务部负责人,住在村上,吃自己种的蔬菜,和新老村民们一起吃饭、农耕,像一家人一样。

50余名“新村民”横跨“6789”四个代际,基本都来自北上广深一线城市,许多人有着海外生活经历。为了心中田园生活的梦想,他们以自身为样本,来到铁牛村开展一场乡村振兴、城乡融合的试验。

铁牛村的会客厅——丑美生活馆里,有一面“人才墙”,上面有每一位“新村民”的头像。“这么多人生活在乡村不容易,他们把乡村当作安居乐业的方式、创造事业的机会。”在施国平眼里,新村民们是来提前“占领后半辈子的幸福”。

施国平生长于湖南,毕业于美国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并获得建筑学硕士学位,是美国注册建筑师。他是上海PURE建筑师事务所合伙人、四川麦昆塔规划联合创始人,也是蒲江县明月村、铁牛村的总规划师。

50余位新村民都是直接或间接因施国平而来,他们的头像在墙上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闭环。目前,铁牛村共有7家机构,包括5家公司和2个社会组织,“具有从经验到创意的各种资源,专业上在各个领域都是出类拔萃的。”施国平说,比如创意策划领域的70后高健,是前安藤忠雄建筑师事务所中国区代理人;投资领域的70后童浩,是浙江台地文旅集团董事长;文化艺术领域的80后村民梁莉,是清华大学社会与人类学硕士;运营领域的80后王琛,创业的产品曾获得德国红点奖。

这些各自领域的“精英”,按照专业分成了金融投资、运营管理、规划设计、教育公益、文化艺术、创意设计、生态农业7个板块,在铁牛村将自己的专业所长用于乡村建设。除了50位在地新村民之外,还有300多位来自北上广深的候鸟新村民。

02

增收致富 老村民们安居乐业

施国平曾经为蒲江县明月村做过乡村规划。现在的明月村已从昔日的贫困村变为“明星村”,先后获评全国文明村、中国十大最美乡村、中国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四川省文化产业示范园区,并在2019年入选国际可持续发展试点社区。

“明月村走出了一条乡村发展的新道路,推动了乡村振兴,但还是有些局限值得思考。”施国平说,如何让人才没有后顾之忧,真正融入到乡村生活,他们这些新村民把自己当成了研究对象,“如果我们自己能安居乐业,就能探索出一种人才落地乡村的机制,成为我们创业的基础。”

铁牛村位于成都1小时经济圈内,以丑橘产业为支撑,村镇合并之后,有了9.6平方公里、12300亩果林鱼塘。施国平认为,这里是探索城乡融合最好的试验场。铁牛村的内环线包围着一圈生态农业产业园示范区,其中36亩果林分属于9户农民。在这里,新老村民成立的村企联合体,将整体租赁这些物业,形成一个专业合作社集体经济,通过整体规划实现整体的建设与运营。

在人才墙的另一个区域,是3000余名“老村民”代表的头像。“我们每个老村民都是股份经济联合社的股东,每年可以有分红。”陈飞说,2017年以前,她家里的收入来源只有丑橘种植,“新村民”入驻后,业态更丰富,产业链条更完整,她成为“铁牛妈妈”餐食服务队的一员,兼职厨师时还有劳务费,她还是村上旅游合作社的讲解员,“收入渠道比以前更多了,家庭收入也有大幅增加。”

在西来镇副镇长宋杰看来,施国平团队的到来,让老村民在很多方面增加了收益。“固定租金、劳务收益增多,农特产品销售渠道增多,‘村企合作+N个合作社’的运营,都给老村民带来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幸福感。”目前,村里已经有 20 多名青年返乡创业,200余户村民主动参与生态果园提升和乡村休闲产业发展。

38岁的何孝成就是其中一员,他放弃了新加坡的绿卡和优厚的收入,回到铁牛村担任蒲江县牛旺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何孝成说,合作社通过与施国平团队合作,共同实施铁牛村生态提升、有机农业、社区教育等项目,打造生态自然教育学堂、塘坞花课、假日亲子体验营、儿童手工作坊、儿童音乐课堂、趣味垂钓、铁牛妈妈的味道等10余项特色文创产品,以及“丑美生活节”“铁牛村开放日”等沉浸式旅游体验产品。

03

共建共享 打造新型乡村社区

碎石路蜿蜒,竹林墙围绕,丑美生活馆一派原始乡村气息。这里是由一处闲置资源改造而成的公共空间,“丑美”的名字来源于村里的名片丑橘,“丑美”预示着从丑橘中创造美好生活。

丑美生活馆可供村民与游客参与、体验、共创、消费,最重要的是通过新老村民共办活动,促进社区融合发展。

“铁牛妈妈的厨房”就是“丑美生活馆”的创新活动,将铁牛村的年轻妈妈组织起来,以“铁牛妈妈”的统一形象为游客提供餐饮服务。“以前做菜只有家里的老公和孩子吃,参加铁牛妈妈以后会用心去做每一道菜,让更多人吃到我自己做的菜,很幸福。”老村民陈飞说。

在施国平看来,铁牛村所走的乡村振兴之路,将是明月村的升级版。“形成一个党建引领、村社企共建共享的机制。”施国平说,在党委政府的领导下,村里、企业和社会组织各自发挥所长,以4343机制分工合作。

“在这个机制下,我们新老村民组建了一个村企联合体——铁牛丑美田园度假村有限公司,形成统一品牌,对村里所有资源进行整体规划后形成的农业、文创与文旅三个产业园区,实施整体建设和整体运营。”施国平说,今后还要为这个联合体匹配一只乡村振兴基金,培育一个乡村集体经济体最终走向资本市场。

我们对铁牛村的梦想,就是新村民和党委政府、老村民融合在一起,打造一个不一样的乡村振兴样本。”施国平说,这其中包括人的融合、科技和自然环境(人文)的融合、城市和社区的融合。“人的融合是第一位的,做到共建共享,就有很大可能构建融合型的新型乡村社区。”

铁牛村将通过散而整、小而精、简而美的规划,尽可能利用乡村零散农地资源、闲置建筑资源、闲散人力资源进行建设,实现城乡、新老村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让老村民回家、新村民回流、城市游客回归。

 

振兴36计

4343机制

 

铁牛村探索的乡村振兴之路,实施4343机制,就是政府负责4项事务(党建引领、公共服务与基础设施建设、人才扶持、引导性投资与金融支持),村上负责3项事务(资产收储与租赁、人力组织、文化传承),企业负责4项事务(规划设计、投资建设、运营管理、品牌传播),社会组织负责3项事务(政策研究、社区营造、公益慈善)。

铁牛村创造东方文明的生态田园生活方式、生活美学,系统恢复乡村的生态之美、生产之美、生活之美、生命之美,引进复合型新人才与资本,推动蒲江县新产业融合、新社区融合、新城乡融合发展,计划用5年时间打造成都首个公园城市未来美好乡村的创新试验区。

 

专家点评:诗和远方完美结合 最美乡村的现实表达

——西南财经大学西财智库首席执行官、首席研究员汤继强教授

这么多“新村民”为什么会选择铁牛村?首先,成都正加快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蒲江生态自然条件非常好,在地理空间上拥有了成为公园城市示范区的先天优势 ;其次,每一个中国人心里都有一个田园梦,打造田园生活度假社区,满足了“新村民”们的梦想,在成都努力建设践行公园城市示范区的过程中,为他们去实现个人价值,追求个人的生活方式,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想象空间。

铁牛村让工业城市建设,看到了一个样本,让人们转变生活方式,找到了一个样本。

这个样本对于缩小城乡差别,打破城乡二元的资源分配,是很好的试验与探索。在这里,诗和远方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也是最美乡村的一个现实表达。铁牛村的故事,应该是成都在践行新发展理念、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中的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同时,也是成都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的一个生动的实践案例。

 

    编辑推荐